年收入五个亿

略略略。

一直说没关系啊没关系的但没断干净的眷恋还是拖拖拉拉了快一年
等到它真的消失真的觉得留存的全部都删掉也没有关系的时候
却像从身体里剥夺了什么东西一样啊。



从明天开始就要完全把自己放逐到对成绩的追求上了吧。
坐在暖炉边上想了好久好久  觉得自己始终都是不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  执行力为负数呢 
不知道这一次对这件事情 是不是还会任性 
愿煮保佑我
RAmen!

评论(1)